【匿名來稿】陪伴的時光

作者提供之照片

七月踩進八月的影子,幽深斜長。坐在洞的邊緣,凝視死亡之口,錨拋定在記號的血邃裡,瘦瘦魚線,折射的光往下捲動。它很歡樂,有很多未知的衝動。有一些人在背後向我招手,細弱呼喚,轉過頭來,轉過身來。微微移動身體,爬行,離開那裡,反往覆返,幾步之遙,一個多月時間,做了一個重要決定。後來你們捧住我,凝看彼此,感覺到一點人氣,感覺到一點,願意待在這人間裡而不那麼局促,不那麼倉皇、惹人厭煩。
而我發覺這個願意不會是因為藥。

再等一會。再等一會,意義感就會像掛在門上的匾額題字,仍與我無關但至少看得懂。再多待一會,身體吃進食物會變得有意義。每次每次如此,緩慢地,耳語。練習聽見。是蛇的語言,應萎的花,不耐的冗生背景音之間塗擠人工奶油。

蒸騰白日,走向酷兒盟辦公室是有意願的生存很好也唯一的理由。夜晚的某處仍是深邃無盡的洞,裡面許多房間,黑暗中我會站在門外,或某間房裡,或者手上是否有鑰匙,都並不重要。雨一直下,雖然早就說好不再淋雨,但仍然必須忍耐,有時候其實是沒有傘這樣的東西存在,物理上會有,但就是沒有。

但我喜歡和精神病人同儕互相支持的感覺。有著相近經驗,了解彼此的人支持著彼此,即使你們生活處處維艱,卻極認真的對待著彼此。人的心。人的苦痛。那樣與人的關聯,與組織的關聯,對議題和勞動的共體進退,在資源匱乏以及精神狀態反覆中的韌與耐,我覺得很美。

我是一個本質孤獨並無能與人真正親近的人。

黑暗破碎無常反覆吞噬,但認識你們的我是幸福的吧,最近也擔心沒有這樣資源的人們。這樣的我令自己詫異,雖然依然虛弱無力,但有時有能力對自己多點耐心,也比較不那麼厭惡自己。此時刻也嚮往起,我們可以一直支持著彼此,無論是否潮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