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言稿】《障礙者需要性》遊行:教育部定點前

我是社團法人台灣酷兒權益推動聯盟「性少數精神病人小組」的同儕支持工作者,亦是「我們就是你們的妖魔鬼怪」胖女/女怪成員天天,也叫「肥好 」。(其他幾位女怪成員:何殷純Jing、汪綺/貓不WUZhiqi 止祇

在酷兒盟,我們小組都是精神病人,也都是性少數。也就是說,我們的性別認同不一定是主流認定或官方登記的性別,我們的性傾向也不是主流的異性戀。我們從精神病人的位置,看到很多身心惡化,或瘋狂的狀態,其實除了生理可能的影響,社會的條件非常重要。像有些同儕,從小因不是主流異性戀,被排斥、身受污名,精神狀況也變得很糟糕,但拿到的診斷,卻都被歸因為個人身體問題,願意去看背後社會問題的人不多。

目前,酷兒盟的性少數精神病人小組同儕支持,開放專線、舉辦聚會,我們演講或辦活動,希望讓大家正視:一個人的性別與性,若是被貶抑、被壓抑,對人的身心是有害的。我們有伙伴高中時因為出櫃問題跟家人起嚴重衝突,身心劇烈惡化,甚至因此無法完成學業;有夥伴在親密關係中深受暴力,直到脫離有害的關係,才慢慢能學習與自己的狀態共處。

我自己有高度焦慮,嚴重強迫症、飲食疾患,我最瘦的時候跟最胖的時候差40公斤以上,我也會自殘,也常常有強烈自殺念頭。而我從小就因為身材胖胖瘦瘦,被人嘲笑,或被認為很噁心,我也一直到這幾年,開始面對肥胖污名議題,才比較敢承認我也是一個有資格喜歡人、有資格被喜歡;有情慾的人。慢慢接受這件事,跟酷兒盟同儕、胖女夥伴們一起相伴,對我的身心狀況好轉有幫助。

今天,站在教育部前面,不禁想起,最近反同公投與反反同公投,皆針對「性平教育」提出主文,不知道下一代幸福聯盟想像的性平教育到底多詭異,事實上性平教育的精神,是提供學生資源、管道,讓大家能夠正視、了解:任何身體都要被尊重,任何身體也都有表達情慾的自由,可以選擇自己要如何愛、如何做愛、要不要性或愛。障礙者、胖、老、醜、女性、性少數……的性尤其被壓抑或被異樣看待,但性別、性的文化,我們應該給予開放而有活力的空間,讓大家願意接納,而不是只能偷偷壓抑。

性專區已合法,但沒有政府敢設置,事實上性工作者的勞動權益、大眾對性消費的態度,都還需要更多除了政策上,還有文化上的觀念努力,創造接受度。

障礙者不一定想當什麼陽光天使或扁平的勵志故事!大家都有自己的性需求(或不需求),沒有人的性是可恥的,可恥的是會羞辱他人的性的社會。

一個社會,是要讓我們大家放心的選擇自己要不要做愛的,而要做愛的人,能夠放心地做愛。

最後,讓我們來喊個口號:讓我們安心的做愛,大家說好不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