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言稿】20161029台灣同志遊行酷兒盟主舞台發言

大家好,我是台灣酷兒權益推動聯盟的勝翔:14595640_1253562168029395_6875902644826196530_n

我想先跟各位分享兩個故事:『過去幾年,酷兒盟曾參加某同志遊行時,在我前面的一位朋友跟她朋友說,同性戀早就去疾病化了,所以同性戀不是精神疾病。有精神疾病的都該抓去精神病院,不要來汙名化我們同志。』、『過去在某醫院裡,正在進行心理諮商。然而,心理諮商師跟我說:你同志認同都是你的妄想,因為你就是有病、有精神疾病!』

這兩個的故事曾經真實地上演,而且不只一次。這些對話聽在一個擁有精神障礙身分的精障性少數耳裡,那樣的感覺會是複雜的、難過的、受傷的。但很遺憾地必須說,過去同志運動在去疾病化的過程中,忽略了本擁有精神障礙者身分的性少數,而精神疾病領域的專業助人者,也忽略了身分的交幟性。

這些情況導致精障性少數在性少數族群、精障族群兩大族群中夾縫中求生存,而我們的外觀與常人是無異的,卻常遭到助人者們的代言、社會的標籤與汙名。試問:在兩大族群中間生存的我們,要如何得到所謂的友善?又或者說,友善對我們來說,是存在的嗎?必須說,答案是沒有得到友善、也不存在。因為同志族群排擠、代言我們,精障族群畏懼、排斥我們。

所以我們希望大家可以看見我們,讓我們是有一個尊嚴的對話,而不是讓友善變成一種上對下的憐憫、同情的變種。

謝謝大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