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疾病患者Small Talk專欄 — 西西 & fat hao的交換日記】第一話

照片為作者提供

嗨~Hao Hao

我不知道怎麼稱呼妳比較好,想了好幾個稱呼,本來想如往常像我們一直玩在一塊那樣:「喂~妳這個OCD(強迫症)~」但我想叫妳好好,因為我想要妳一直好好。

現在寫信給妳的這個當下正滂沱大雨,下雨天最好的事情就是躲在家裡吃垃圾食物和看垃圾節目,然後染頭髮(包著浴帽)抽菸,像功夫裡面的包租婆。(就是我現在)

我有沒有跟妳說過,本來我好害怕雨天跟夜晚,我不敢一個人關燈睡覺,是不是很好笑?有一次和妳談到我女友好膽小,妳說,先不論抽象的勇敢這種東西,我比大部分的人都膽子大,譬如誰敢赤手打蟑螂。

前幾天,臉書回顧告訴我好多年一些,我的絕望。它提到「一個人生活」,那是四年前的今天,附上原文:

『什麼是獨自過生活?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睡、一個人住;並不是獨自過生活,重點在於過生活,我想自己還沒有完全學會。不懂得一個人去美術館、不懂一個人去電影院、不會一個人去海邊、不會一個人做飯吃。如果沒有人在身邊,便發懶,什麼事都弄擰了。不到天亮不會睡、反覆看著沒有營養的文章、只吃方便麵。

我不懂過獨自過生活。

以前妳告訴我,失戀的時候去做讓自己開心的事情。我問什麼事情?妳說看一場好看的電影,吃好吃的東西。我聽了很驚訝,因為似乎只有重要的人笑了我才感到開心,哭了我便感到疼痛,並深深以為那是愛,但事實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把情感寄託在別人身上叫依賴,那本身是沒有能量的,惟有能使自己打從心底快樂,才有能量使身邊的人開心。』

看了這段文字,才發現以前所有對自己一個人生活的想像,都停留在過好質量的生活,還有別人告訴我怎麼過生活,或是,從心愛的人那裡偷快樂,不為我自己做任何一件事情。我不知道你怎麼覺得這段話,但我覺得絕望。

後來妳知道的我,過著快樂的生活,可是並不是因為我吃了好吃的東西,看了好看的電影,還有一個人去美術館等等,而直到現在,我也經常徹夜不睡,晚上偷哭,還是會因為心愛的人笑了開心,哭了疼痛。
有人告訴我一個小故事,我說給妳聽。

人尋求依附是一種本能,嬰孩因為來到這個世界上,與母親分離,第一次失去依附,他們會在幼兒時期強烈的渴求母親的陪伴。一直到很大,人會尋求關係,在關係裡面都會來來回回的尋求依附,用以確認自己的存在,保證自己和人是有聯結的。

我意識到我不快樂,是因為把自己人生的重量壓在別人身上,那叫做依賴,我總戲稱那是從別人那裡偷快樂,我願意為對方犧牲一切,但沒有得到我想要的,或失去了,就能使我傾斜。但真正發現我好像可以自己產生快樂的時候,是我確信與這個世界和身邊的人有連結,但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為了我自己,甚至是為別人付出,也都是我自己願意才這麼做,生活對我就輕鬆很多。

我又想起剛生病的時候,每天向上蒼祈求平靜的生活,我與當時的女友一起同居。每日她出門上班,我在家裡看著黑白都是雜訊的TLC一整天,然後等著她中午回來探望我。有時候我會走來回一個多小時的路,到海洋大學的圖書館看著窗外。日復一日,我以為那是平靜的生活。

沒有痛苦,沒有快樂,大概就是我唯一可以想到的平靜。

後來,我開始學著對自己的人生有選擇權,不再被任何人擺弄,包含我自己,才得到真的平靜。那又是後來的事情了,有機會再和妳說。

妳今天好嗎?

PS.我染了一頭紅髮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