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稿】回應「守護台灣」:您有權利不支持同婚,但請別用錯誤資訊、污名與歧視,造成更多傷害

守護台灣」粉絲專頁,於14日時發佈了一篇文(https://goo.gl/C83zNd),回應《風傳媒》記者謝孟穎為社團法人台灣酷兒權益推動聯盟(以下簡稱酷兒盟)秘書長胡勝翔做的採訪報導(報導標題與連結〈月薪2萬扛癱瘓伴侶、負債到想一起死,他淚訴「沒有名份」如何逼同志走上絕路〉http://www.storm.mg/article/343009)。

《風傳媒》報導出來後,我們看過許多與「守護台灣」相似的誤解,此篇以回應「守護台灣」為主,希望亦能對其他相似留言與疑問,有所解惑。

「守護台灣」粉絲專頁一向立場明確,即反同婚,但基本上,是反同志(性少數)。人人有權利提出自己支持或不支持同婚的看法,但言論自由並不包含散播污名與歧視,尤其若反同婚使用的論述,充滿錯誤資訊,則您所做的,不是守護台灣,而是造成更多傷害。

 

絕對可以跟精神病人認真。而且,我們不想講「輸贏」,因為我們早就輸太久了。我們,只想彼此理解。

我們看見「守護台灣」的末段言論:「跟精神病人認真,那個人就輸了。因為胡先生只要說自己妄想症發作,出示醫師證明,恐怕又能討到不少拍」。

這言論,的確讓我們感到憤怒,畢竟它暗示精神病人都消費自己的疾病討拍;暗示精神病人都有「妄想」。這根本不是瞭解精神疾病與體制者,甚至對人的處境有關懷者,會使用的語言。順帶釐清,不是所有精神病人都有思覺失調狀況;有思覺失調狀況者,更不代表他們所聽見、看見的事物不合理。這言論,傷害的,是不分性別與性傾向的精神病人們。

酷兒盟的我們彼此學習看見不同人的生命經驗,看見溫柔的力量、看見各種差異處境。我們看到「守護台灣」言論時,即使一開始是憤怒的,但最後,我們在意的,並不是「要怎麼反擊」,而是──我們很好奇,您願不願意放下敵意與嘲弄,多認識不同的同志(性少數)朋友與精神病人(即使您可能會宣稱你們有一兩位這樣的朋友),實際了解他者生命經驗?

如一位性少數精神病人夥伴說的:「雙重污名,性傾向與精神疾病,都讓我更知道什麼叫做被壓迫,而能體會他人的不幸。」您願意體會他人的不幸嗎?

絕對可以跟我們這些精神病人認真。而且,我們講的不是「輸贏」,是彼此理解。我們沒有要「贏」什麼,我們早就輸太久了。我們要的,只是平等的溝通關係、是去污名。我們要的,一直都只是「理解」。

所以當我們從憤怒冷靜下來後,湧起的,是深深的悲傷。 我們試著思考:為什麼「守護台灣」的您,對身在台灣的同志(性少數)與精神病人,有這麼多的誤會、敵意、調笑?

在台灣,「同運人士」與「反同人士」撕裂成兩塊,從未能好好對話。若彼此能平靜下來對話,您願意嗎?冷靜下來後,我們不希望用過於憤怒的方式「回擊」您。我們只希望,您也願意放開一點空間,聽聽我們想說的話。

 

我們應該要再自我介紹一下

「守護台灣」可能不知道酷兒盟在做什麼,也不知道我們真的是貧困小組織。 酷兒盟「性少數精神病人」小組的我們,是一群同時有非異性戀身分,也使用過醫療資源,而被診斷有精神疾病者。我們致力於發展除醫療之外的社區支持資源,同儕陪伴、拓深社群安全網絡、資源轉介……我們試著建立同儕支持社群。同儕支持工作者(peer support worker)在國外行之有年,但在台灣,同儕工作者並不被重視,甚至很少人知道有這樣的角色。

我們在微薄的方案補助外,都肩負另外的兼差打工,即使睡眠不足、疲憊,但邊當家裡經濟支持者、家人照顧者(是的,病人,也可以是照顧者),活在貧窮線之下,我們邊為的是讓酷兒盟能夠營運。我們學習與自身情緒起伏共處、鬆解社會污名、陪伴同儕,發展專線、聚會、講座、撰文、閱讀國內外文獻、爭取到全額補助出國和世界各地組織者與工作者交流學習,擠出全身力氣,就是為了理想,想擴增台灣資源稀少的相關服務與活動。

 

我們真的很窮

「守護台灣」說我們很有錢,還臆測:「目前最低月薪21k,堂堂『台灣酷兒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月領2萬』這樣的薪水你信?光是雙北每年的『性平預算』就超過百億台幣都是你我的納稅錢,挹注到『台灣酷兒權益推動聯盟』的不會少吧?全台灣的同志就你胡勝翔,最沒資格出來靠北。」

我們看了,真的……只能感嘆──啊!我們多希望您說的是真的!可惜,這並不是事實。我們並沒有得到多少政府挹注,「性平預算」跟我們無關。政府不會平白無故給你錢,何況酷兒盟是正式立案的全國性團體,與新北市政府是否要主動挹注資金,不會有關連。另外,秘書長胡勝翔其實一直都沒有領薪水,一有薪資來源,就先給夥伴(雖然也是最低薪資,但比秘書長領0元好多了),他自己一毛不拿。勝翔負債累累,伴侶生病後以淚洗面(這段話,是夥伴逼勝翔一定要寫進來的,他不想太悲情,他一點也不想消費自己的處境!但我們認為這樣的困境應該被看見!),但仍堅持聯盟若有人事費,一定要先給夥伴,讓夥伴穩定。誰最緊急,就給誰。我們內部也實踐著同儕支持關係,不是傳統的科層制度。「秘書長」沒有比較大,我們真的就是一群夥伴,彼此為了理想努力。

酷兒盟的各項資訊向來秉持自主公開,不論是政策、財務。若我們這麼有資源,我們也不需要這麼辛苦地發動緊急募款(請見我們緊急募款相簿:https://goo.gl/MtQfU9)。若「守護台灣」對我們的財務有所興趣,相簿中有所說明,也歡迎至酷兒盟官網點閱。附帶一提,這些財務都是經內政部備查之財報。

在此,也要再慎重再向我們的每一位捐款人道謝。雖緊急募款離目標金額仍有一段距離,但我們已非常感恩,也同時在整理目前緊急募款的金額與進度。雖人手不足,動作有些慢,但必定會整理回報給支持我們的捐款人們。謝謝每位捐款人!

 

釐清「守護台灣」內文的錯誤資訊

「守護台灣」的結論是有誤的。「守護台灣」提到:「合法結婚,事實上反而增加他們申請社會救濟的難度,因為申請低收入戶的社會救濟會計入伴侶雙方六等親內的經濟狀況。沒有任何法律關係的現況,反而讓本案中的病人更容易申請到補助。」

酷兒盟並不認為婚家制度是最終的解藥,也不同意政府把婚姻跟社福體制綁定。但是,目前難以鬆動此現象的情況下,對同志(性少數)而言,結婚,的確才能獲得保障。更何況,有許多人已等不及兩年後(如勝翔與他的伴侶)。

結婚而「成為一個家庭單位」,獨立登記成戶,可得到對小家庭一戶單位所提供的急難救助等資源;結婚前雙方家庭的經濟狀況,不見得對個人申請低收等資源比較有利。

有些同志伴侶,原生家庭雖不貧窮,卻因對同志(性少數)的偏見與不滿(就算他們沒有做在您眼中「所謂不道德」的藥物與開放關係行為),怒將子女逐出家庭,這些孑然一身的同志(性少數)朋友,若向社福體制求助,社福體制只會把直系血親財產計入已被逐出子女的經濟條件,什麼也申請不到。要上法院打官司,更是情感身心煎熬疲憊。

這種狀況,當然不只發生在同志(性少數)身上,但是,至少有意願結婚的異性戀伴侶,相較有意願結婚的同性伴侶,就是多了一個保障。

至於「遺產」部分,我們常看到同性伴侶就算立遺囑,伴侶的直系血親仍向過世者的同性伴侶打官司索討的案例,畢竟目前的法律規定,對過世者的同性伴侶權益,完全沒有保障。還有網友針對勝翔的狀況,提到:「為何你們不保險?」這邊我們必須強調:一般保險公司通常會拒保精神病人,因精神病人被視為高風險,辦保險非常困難。所以,性少數精神病人常常遭遇雙重困境,有來自同志(性少數)的部分、有來自精神疾病的部分。

目前,太多伴侶遭遇相似困境了。而我們仍希望未來,社福體制能與婚家鬆綁,能更照顧不同型態的家庭,如單身者的保障等。我們不只為同志(性少數)發聲,我們希望結構的改變,是所有人都可以受益的,不分性別、性傾向與性別認同。

「守護台灣」還說:「看醫生要等是大家都要等,醫院叫號患者有對同志(性少數)歧視嗎?還是同志(性少數)的時間才是時間?取得手冊需要『財力』更是胡謅!只要有確定的診斷,符合規定就可以取得『手冊』,不要污衊大家的生活常識!也不要污衊醫界以及社福界,彷彿暗示沒有送紅包給醫師或者社福人員,就拿不到手冊!」

我們要回應的是:首先,當然看醫生當然大家都要等呀,我們從沒說過醫生一定要先看同志(性少數)的診。再來,並不是有確定的診斷,就可以取得手冊(現已更名為身心障礙者證明)。取得手冊(證明)需要到區域等級以上的醫院穩定就診達半年以上,甚至更久,中間的掛號費、醫藥費,不只需要財力,還需要其他條件支持,當然當中也包含其他困境。如:取得手冊須要穩定回診,勢必影響日常工作,因為要向公司請假,這種情況下,往往病人身份被發現而工作不保,或已受疾病所苦的病人,生活已無法穩定,遑論需要穩定回診!自然取得手冊(證明)難度倍增。另外,台灣目前鑑定身心障礙證明的ICF鑑定制度有其缺陷,並非所有疾病類別都能取得手冊(證明)。這部分,您可以諮詢非服務同志的精障社福領域工作者或病人,相信亦會得到一樣的答案。我們從未想過「包紅包」這種事情,看到您的文章,相當困惑,那是您天馬行空的臆測,我們只關心:取得手冊(證明)的過程之艱辛,怎麼克服?需要什麼樣的條件才能取得?以及,取得手冊(證明)後,真的解決困境嗎?這都是我們還在努力中的議題。

至於報導中,勝翔照顧伴侶的輔具使用相關問題,「守護台灣」大概不清楚輔具是多麼高價的醫療用品,一台手推輪椅都會需要五千至七千不等,若是移位機更是動輒十幾萬。就算病人熬得過六個月的評估(六個月的照護人力和金錢都需要照顧者一肩扛起,一般人都不一定能負荷這麼大的照護缺口,更何況是經濟弱勢),但評估過後,問題是否就能解決呢?也不然。即便持有手冊(證明),政府最多也只能補助一萬至五萬不等。障礙者會因個別化的障礙原因,而需搭配不同的輔具,因為每個人遇到的障礙狀況都有所差異。照顧,是一場長期抗戰,希望非身在其中者,願意多付出理解。

勝翔的伴侶所罹患的疾病,是一種極特殊罕見疾病「脊椎巨大動脈血管瘤」。此疾病在台灣,不論身心障礙鑑定制度或長照制度,都依然需要等待六個月的評估,但醫師(北市聯醫和平醫院、台大醫院)都已明白告知勝翔,目前血管瘤嚴重壓迫腦幹,導致肢體功能惡化速度非常快速、命在旦夕。身體惡化狀況迅速,輔具更換速度也相當快。整體而言,制度的僵硬,讓受苦者更加無助。這道理,我們想「守護台灣」應該不難理解?尤其,勝翔必須白天經營酷兒盟、夜間打工賺錢,待在家裡的時間非常少,所以,必須依靠更多科技輔具,以隨時掌握伴侶的身體狀況。

以上,是我們對於「守護台灣」言論的回應,也希望連帶回應與「守護台灣」有相似誤解與意見者。

 

1 Response

  1. Louis CW 說:

    別讓生命再受傷或逝去 ; 請打開心房 , 與 LGBTQIA+ 多一些互動 , 讓 #婚姻平權 給社會及國家更多更多安定的力量 , 請支持 #正確 的 #性別平等教育 #性知識 等觀念 , 一起加油吧 .. ^______^

    #LGBT #LGBTQ #LGBTQIA #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 #intersexual #asexual #同志 #女同性戀 #男同性戀 #雙性戀 #跨性別 #雙性人 #無性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