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裸之路

臉書粉絲專頁肥好/Fat How授權提供

最近想起看過的一些反智言論,例如:跟胖子做朋友,會越來越胖,因為會被胖子影響而放縱自己、變懶、吃很多(全都刻板印象)等等。

但我要說,身為胖女,我總選擇跟不嫌棄我、鄙視我身體的人做朋友,那對我才好。我也不需要看了反智言論,就不敢跟我做朋友,或拿那些話來嘲笑胖子的人做朋友。你交對朋友了嗎(咦)?

多年來,我跟有同理心、重視生命經驗與創傷、願意行動去污名的人們做朋友;我跟女性主義者們、酷兒們做朋友……而慢慢養出敢正視自己身體的勇氣。培力,需要社群。

我的身體胖瘦起伏,曾經172/60,現在則是172/95。我知道我的身體可能會再瘦或再胖,那都可以,只要我不恨她、讓她(而她,也就是我)太痛苦,她就會比我自厭時,健康很多、很多。她不只是數字測量的客體而已。她喜怒愛恨,她是主體。

我十年前,絕對想不到我敢在2014年開一個寫肥胖主題的公開頁面,我20歲時,連聽到別人講到跟胖有關的話題,都會焦慮胃痛,害怕被諷刺,我絕口不談肥胖相關字眼;2014年開這專頁時,我也是充滿害怕的,我沒想過,2017年我敢在這頁面露面,甚至放上自己半裸胖身體的照片。

對,自我污名要轉化,就是久,但值得。嗯,我就是胖女啊……能比較平靜說這句話時,我覺得很好。即使有時我還是會怕,有時我還是會討厭自己。我是胖女、精神病人、性傾向流動的雙/泛;我是31歲青年,還不老,但逐漸走向人們要笑老女人的年齡……我的身體背負諸多社會壓力。她被嫌棄踐踏過,也會再被嫌棄踐踏,我知道。污名的殘酷不在那些惡毒的言論,而在於我們會內化污名,看,我不敢正視自己身體那麼久,遑論拍攝她。

如同之前在肥好這裡提到,敢自拍,對我而言,是練習看自己、練習敢被看,練習一種「不害怕」。看自己各種樣子的版本:有妝的沒妝的、皮膚瑕疵的沒瑕疵的、褐黃或白的、纖瘦的顯胖的……滿意的不滿意的,這就是活生生在日常中,於每時每刻不同光影,日日夜夜的,自己的模樣。看她,也就是練習接受自己有資格活那些片刻、這個當下;接受自己存在、可以擁有呼吸的空間。

身為女性(或性少數),裸露總是爭議。有人會默默地或大聲地批評你道德不道德、批評你有沒有資格展現慾望或被慾望、批評你的高矮胖瘦美醜;若胖女裸露,就不用說了,有人會說噁心、有人要呼喚誰來斬龍的……但是,夠了。夠了。

對這一切開始覺得夠了、開始生氣時,是好的,因為,妳多肉的身體能夠給誰溫暖的擁抱,妳儲存著許多被打壓的愛– 給自己的、給他人的。他們打壓得夠了。上傳這張我半裸的照片,我害怕嗎?嗯,我不可能每時每刻都英勇,但我沒以前那麼害怕了。

●本文授權自臉書粉絲專頁肥好/Fat How,非經該粉專同意,請勿隨意轉載。

打雜小妹 fat hao

fat hao,一個耽溺在同溫層,卻也期許自己跨出同溫層的魯青年。希望能更專注地對待肥胖歧視、精神困擾等議題,緩慢前進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