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同志遊行系列講座《多重身分者與家庭的想像》

夥伴勝翔今天來到台中與大家談談她自己與大汗的愛情故事、與大汗參與社運、接手大汗的組織者棒子後,並確立核心理念及籌組酷兒盟等等,當中更談及勝翔去年至今經歷的各種心路歷程。

勝翔在去年經歷了最難熬的一段時間,她去年經歷了大汗罹患極特殊罕病,苦無各項社福資源可供使用,只能自己扛下重大的債務壓力,至今壓力依然還在。這段時間裡,她經歷了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心情,她更寫下文章希望更多人知道病人可以是被照顧者、也會是照顧者,同時照顧者也可能是被照顧者,即使是被照顧者依然需要考量到其意願。但勝翔也遭受某些不懷好意的反同組織的抨擊,讓夥伴們相當不捨。然而,大汗於去年十一月辭世,勝翔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哀傷,她快速地振作了起來,她發生了什麼事?她說:「人們只習慣地記得最痛的事情,因為痛所以記得,但因為這樣,容易忘記其他事情。我與大汗相愛十二年多,我不應該只記得他生病時的樣子,所以我要忘記這個痛,我要去記得全部,去回憶全部,讓這個時間繼續流動,讓這個時鐘的秒針、分針,乃至時針一個個動了起來!」

講座的最後,勝翔她邀請大家分享對於未亡人的感情想像是什麼?大家回饋著,有人說要等她慢慢空出另一個位置,有人說要看她狀態等等。最後勝翔分享說:「我會這樣問其實是有原因的,因為在大汗去世後,大家在聊我的狀態時,都會順道評論一下。我遇過某些圈內朋友跟我說我很快就會有男友,所以不要想太多,好好走出哀傷,我當下只覺得傻眼,因為完全沒有考量到我當下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態。某些異性戀朋友,則是把我當成忠貞不移的神聖愛情,我當下只覺得:【拜託,那應該送我一個什麼紀念碑吧】,但是不管怎麼樣,為什麼我的感情狀態都要被評論?而不是我自己做主?這反映了一件事情,大家對於愛情的想像強加在我的身上,這是值得思考的。」

講座結束後,勝翔邀請大家來張大合照,勝翔使出她擅長的自拍功力,講座員滿成功,謝謝參與講座的各位朋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