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儕支持員(同儕工作者)可以吃嗎?酷兒盟培力讀書會記事

上一次的聚會,我們談到了創傷。

「我」的憂鬱和「其他人」的憂鬱有什麼不一樣?為什麼我是屬於生病的那一方?「我」和「其他人」的喜怒哀樂有什麼不同,怎麼彼此理解和接納?

就算患有精神疾病的我們,有一些情緒被人「陌生化」或「病理化」,但並不是無法理解。我們有一般人會有的喜怒哀樂,我們仍然會悲傷,仍然會因為一些事情感動。

有人是這麼形容憂鬱症的:「想像你經歷了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那一天持續了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

你可曾經歷過人生最糟糕的一天?你還記得那天的感受嗎?你還記得那天的你,身體如何地沉重嗎?

我們出櫃、自我揭露,如同周哈里窗理論所說,我們消除人與人之間因為認知的差異帶來的誤解,釋放出一些自己,縮短了誤會,能不能就得到一些友善?

身為性少數精神病人,性少數的櫃子和精神病人的櫃子,哪一個對人們來說是最難接受的呢?因人而異。

對一些性少數精神病人聚會夥伴而言,迫於無奈,竟只能以污名抵抗困境,如:用自己的精神狀況不好,無力與人建立親密關係,來迴避被親人逼著進入異性戀婚姻;另一些性少數精神病人,則因自己的性少數身分不被接納,生病了。

就算我們是性少數,就算我們有著精神疾病,我們是否仍能夠愛人與被愛呢?我們對於愛情是否也可以有夢想?就算是談一場所謂的零卡戀愛?-只在網路上談情說愛。對於關係,我們跟大家一樣,有我們的願望,而且想帶出更多元的想像。無論是封閉式關係或開放式關係,我們都是有選擇的,就算單身,也不是敗犬。

歡迎加入我們的同儕培力讀書會。

在這裡,我們聊我們想聊的;我們支持自己、支持彼此,不再孤單。藉由文字、電影、甚至是音樂,分享自己的生活和看法,彼此療傷/聊傷,長出力量。

成為我們的夥伴吧!攜帶你喜歡的讀本,讓我們走入彼此的生活,那些不被認可或不為人理解的事物,讓我們靠近彼此。聚會內容全程保密,在安全的空間裡,我們相信一切都會好轉。

●2018年性少數精神病人同儕支持培力讀書會介紹:請點我

●性少數精神病人同儕支持培力讀書會時間:請點我

●同儕支持 Q & A:請點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