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少數精神陪伴專線

  • 關於精障主體

長久以來,環繞著所謂「精神疾病」下,人被區分成了病人、家人和工作者。我們用不同的語言對待不同族群,寫處遇計畫,或是選擇哪些能說,哪些不能。 當然我們身為人類這件事情是相通的,一起在為這些困境努力也是真的。但太多時候對於角色上身的狀態,或是一些經驗的落差,導致部分的不理解或是侷限,這也是真的。 像是吃藥的感覺是什麼? 機構中的生活是什麼感覺? 疾病在人身上的意義是什麼? 一個正在走這條路的人是什麼樣子? 我們有辦法看到更多人作為參照嗎? 這些是我們不斷探問,卻難以正面討論的。 做為一個「脫離常軌」的人是孤獨的,有時候被看做瘋子,所說的都是妄語;有時候僅能被廉價的同情,卻忽略了背後的複雜社會原因。 於是我們想,能不能讓這些脫軌的人,姑且稱之為精障者,接精障者的電話。雖然我們是全然不同的,疾病分類上或是狀態,但我們在同一個處境裡,站在一起。

  • 關於性少數主體

1973年DSM-III(美國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三版)正式把同性戀解列精神疾病,同志以此說明了己身存在的正當性,但也同時和這些未解列的其它劃出界線。 另一方面手冊中仍舊存在GID(性別不安)這個與跨性別圈子糾葛的診斷,和一些Paraphilia(性倒錯)的描述。事實上性少數,尤其是性慾與性別這塊,還是面臨一種在疾病中的處境。 我們能不能辨識這些,這些差異以及相同處?以及能不能在一個同時擁有性少數與精神病處境的,擁有多重身份的人身上,發展非單一的視野,去了解,去設想?能不能即做一個精神狀態與他人不同者,同時又做一個性少數?或是這些人在哪裡,能不能與她/他們談,談這些雙重隱晦的事物? 為著這個原因,我們決定由性少數的主體來接性少數的電話,雖然我們在廣大的性/別光譜上可能落在不同地方,但我們能彼此聆聽少數的聲音。

  • 關於專線

    圖為許佑生(寶哥)支持專線之合影

我們想做一支精障性少數者接精障性少數的專線,去想像一個彼此支持以及社群的可能。 有一些你/妳認為別人不懂的,歡迎打過來,讓我們聆聽,讓我們認識。 我們在這裡等妳/你,我們在。

  • 服務時段

週二:13:00-19:00

週三:13:00-17:00

週四:13:00-19:00

週五:13:00-19:00

週六:13:00-17:00

  • 專線號碼

代表號:02-5599-6100     分機:03(性少數精神陪伴專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