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障性少數的希望:期望接受受傷的自己

14202687_1194829323902680_2449157062505748874_n文/酒店粗壯圍事的瑋瑋

坐在輪椅上的我,看著跑跑跳跳的人們,無論是打球還是跑步,甚至是近期流行的抓神奇寶貝遊戲,在把視線帶回我身上,雖然外觀看起來跟「正常人」無異,但其實是個名符其實的「身」「心」障礙者(意指同時擁有精神障礙與肢體障礙)。

八年前我因為環境因素罹患了憂鬱症,直到近幾年加重成重度憂鬱症。一年前,我因壓力還有種種外在因素,我選擇在「屋內烤肉」,雖然從鬼門關前被拉了回來,但我的右腳卻喪失了知覺與功能,導致我連正常行走都有困難。即使出院快一年了,我還是也還沒接受我自己沒辦法跟以前一樣活潑亂跳的樣子,只能坐在輪椅上。

曾經有人跟我說:「你不能太依賴輪椅,要多走走」,但是我真的只能回答:「請你別用你的想法來看待我,因為你沒嘗試過這種感覺」,而且我最沒辦法接受別人用「另一個人」跟你做比較。假使今天我精神狀態是「正常」的,也許我會冒著我需要被換置人工髖關節、膝關節的險,我也要搭朋友的肩膀,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因為我知道,對於喜歡出門散心的我而言是開心的!但,很可惜,今天的我卻還有精神障礙,加上醫生已經說我的關節不適合在走路了。我非常明白一件事我的右腳已經沒辦法恢復跟以前一樣了,甚至他會慢慢萎縮,但是在夢境裡,我老是夢見我的右腳能夠動、有知覺了!我馬上醒來捏了捏我的右腳,卻還是一樣「不如預期」,我非常難過,很大力打我的右腳,我到底是自責,還是後悔?我心裡很明確的答案是自責!因為我從來不後悔我做過的任何決定!包括尋短!那麼我自責什麼?我自責為什麼當初沒有就那樣離開,卻這樣苟延殘喘的活著!還好我遇到了一群夥伴!讓我有那麼一丁點活著的理由。

最後我希望看完這篇文章的朋友能夠答應我一件事,如果你身旁也有這麼一點不完美的朋友,請給他一個溫暖的大擁抱,什麼話都不必說,他會了解的,因為只有身在其中才能了解這種辛苦。

酒店粗壯圍事的瑋瑋所屬文章不定期都會更新唷~大家喜歡可以幫忙分享出去,也希望大家能夠給予掌聲與指教,大家都要開心哦~謝謝你們。

 

好吃小火雞

生長在一個高度壓力環境下的家庭,因為罹患雙極性情感疾患(合併鬱症重度),嘗試過非常多次自殺未果,成為了名符其實的「身」「心」障礙者,加上本身為性少數族群的三重身分。但千萬別找我打架...因為我只有義肢能當武器(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