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長潘世新(大汗)告別式紀念影片暨家屬致詞

今天2017年12月15日,是社團法人台灣酷兒權益推動聯盟潘世新理事長(大汗)的告別式。

謝謝各夥伴、友團前來弔念,我們也會持續將潘世新(大汗)的精神,發揚光大。

理事長在逝世前,即使陷入記憶模糊、意識不明的狀態,仍通過氧氣罩,忍耐疼痛,用力說:「為了升官害人的人,是壞人!要阻止!」他一生投入社運,不為功名,而為正義。

本聯盟創盟理事長潘世新,今年(2017年)05月23日確診極罕見疾病「脊椎巨大動脈血管瘤」,自09月以來,肢體已無法自主行動,僅能臥床,由作為伴侶的秘書長胡勝翔照顧。

理事長於今年11月12日清晨,因呼吸困難,緊急送往和平醫院急診室,隨即轉入加護病房。經數日治療後,肺炎狀況仍未改善、疼痛加劇,但尊重理事長意願,轉入一般病房且簽暑《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聲明書》。

理事長在一般病房治療期間,一度傳出肺炎面積縮小的好消息,可惜的是,11月24日晚上八點半,他的心跳與血氧開始下降,並於當晚九點五十分在伴侶、夥伴們的陪同下,安詳離開人世。

大汗,是本聯盟前身《兒少法29條研究會》家族長。研究會是唯一為了遭警察濫權釣魚的兒少條例受害者,所成立的自救會。大汗自2006年以來,不曾放棄推動廢惡法、救援受害者等行動,更在2013年創立社團法人台灣酷兒權益推動聯盟,2014年正式立案至今,不遣於力推動各項服務、擴展各項議題。

#我們緬懷大汗,#我們視大汗為我們永遠的理事長!

火化後的骨灰,分為四袋。遵世新遺願,其中三袋將於2018年01月06日樹葬於法鼓山,並於2018年02月底啟程將最後一袋骨灰帶往印度達倫薩拉。

伴侶勝翔則取部分骨灰,一部分安置於舍利塔內擺置家中;另部分擺放藏傳佛教器皿內,隨身攜掛。

告別式上,秘書長勝翔代表酷兒盟夥伴、親友代表們致詞,如下:

潘世新,生於西元1971年07月07日,因不服警察濫權釣魚、無端製造文字獄,陷害眾多網友,導致許多人的人生、家庭毀於一旦,憤而投身社會運動。

2006年,他一手創立了台灣第一個以兒少條例受害者為主體的自救會,即「兒少法29條研究會」。當時的社會,這樣的議題極受汙名、無人敢碰,眾人避而遠之。他卻率先開出第一槍,挺身向社會、政府發出怒吼、推動廢除惡法與救援。當時,世新自取為「大汗」,取其天可汗之意,誓言將以畢生之力對抗國家警察機器。從此便以大汗之名,展開兒少條例受害者救援、衝撞國家警察龐大機器,推動廢惡法。

這十幾年來,他救援了無數人,從不求回報,只求受害者平安無事。即便三更半夜,他仍一個人接著電話、回覆著Eamil,溫柔陪伴受害者、告訴受害者對方並不孤單、教導受害者如何捍衛自己的權益,甚至陪同受害者至警局製作警詢。

他就算遭受國家警察機器的威脅,也沒有因此畏懼,各種威脅,令他更確定惡法不廢,受害者的冤魂將不斷增加。

終於,2008年他成功推動廢除兒少條例警察業績獎勵辦法中的多項規定,令警察無法為了業績而不擇手段、毫無限制地去釣魚!遺憾地是,惡法至今仍然存在。

2013年,他將兒少法29條研究會轉型成正式組織,即台灣酷兒權益推動聯盟。他用他的溫柔、待人平等、自主倡議等原則與精神,讓台灣酷兒權益推動聯盟推動了各項議題與服務,讓社會看見未曾被重視的身份交織性。包含:街友(街友同志)、性少數精神病人、受警察釣魚的外籍移工等等,他更開創了台灣許多前無先例的創新服務,如性少數精神病人同儕支持計畫。他令台灣酷兒權益推動聯盟成為亞洲精神障礙者聯盟理事會成員,也讓酷兒盟成為台灣唯一個擁有參與該組織資格的代表團。

他創立了酷兒盟,讓許多底層的朋友們有一個歸屬、有一個家,讓大家彼此緊密的連結著,成為家人。在過世前,他曾說:【願我的死,讓更多議題、底層多重身份者的困境能被看見、重視,更希望能讓蔡英文政府重視!這樣我的死就值得了!】

即使他過世了,他依然用生命教導我們所有人溫柔、善待身邊的人。他曾經說過:【接下來的戰場也許我無法參加,但我與妳們同在,希望大家千萬別放棄,也請原諒我先走一步。】

最後,做為配偶的我謹代表酷兒盟的夥伴、親友代表等向大家致謝。雖然許多議題仍未成功,但我們仍須努力。不是我們虧政府,而是政府虧欠我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