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障性少數的期許祝福:憂鬱的自己

圖為作者照片

很多人對「自殺」這個議題很敏感,不然這樣好了,我們來談談「安樂死」如何?

其實本質都是一樣的,我常常在跟朋友開玩笑:「如果我是自殺身亡,你們也許會難過、責備我,那如果因為抽煙得到肺癌,到最後一刻死亡,也許你們就不會想那麼多」。當然,如果安樂死合法化,我選擇安樂死,那就跟自殺是一樣的道理,只是過程的不同罷了,都是自願性的,那麼你們還會認為自殺不好嗎?我相信一定會!而且會有各種責備的話出現。如果我選擇安樂死呢?你們也許只會覺得很可惜罷了,最後如果我是因為疾病離開,我相信大家會歸類在疾病的問題上。

無論是什麼結果,生老病死都是人必經的過程,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但是太多人沒辦法瞭解當事人的痛苦,總是一昧以自己的狀態去告訴別人「你想太多,才會這樣」,反過來我想試問大家,你們沒生病過,怎麼能知道生病的人痛苦?你能想像一天得吃多少藥物才能維持情緒的「正常狀態」,甚至有時候連藥物都沒辦法控制住「失控的情緒」,在這個時候我只認為「藥物放大了情緒的感受」。

我換句話說,我吃了利他能,能夠讓我有短暫的開心,而且是不知名的開心,但是一旦藥物藥效過了,這時候憂鬱的感覺就被放大了,無論是一個人在碩大的房間、還是一個人在許多觀光客的景點,雖然是歡樂的,但是心裡怎麼樣都是憂鬱的,而且是被放大的憂鬱症狀,滿腦子都是負面想法,找不到原因的憂鬱,陷入無限的輪迴中。

如果可以,我多麼希望每個人都能來個「憂鬱症嘗試體驗」體驗時間為期一個禮拜,我真的不相信美工刀、農藥、木炭不會銷售一空,我也不相信人口數不會減少。快樂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但是對於有精神障礙的人,卻是一個遙不可及的事情,我多想快樂、我多想開開心心出去走走,但是我沒辦法。

看見很多人開開心心的聊天,但是在看看自己,我在幹嘛?我到底在幹嘛?為什麼我得把自己沈浸在憂鬱的狀態下?我找不到一個讓自己開心的事,我真的找不到…我只能讓自己隨便找個理由撐著,否則我只會被說是「自私」「爛草莓」「沒擔當」等等責備的話,多點同理心,別在這樣責備一個生病的人,很多時候是不得已的,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疲憊、痛苦的地方,也許在其他人眼裡,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能夠知道這些事情對一個生病的人而言是一個很大的門檻、一個難關。

最後我想說的是,也是我常常跟朋友說的一段話:「無論我最後的決定是什麼,你們都要尊重我、祝福我,雖然在你們心裡認為是一件小事,但不代表我能夠簡單處理好、甚至跨過這個門檻,也許你們認為這條路不是最好的選擇,但對我而言,這是我最好的選擇」

好吃小火雞

生長在一個高度壓力環境下的家庭,因為罹患雙極性情感疾患(合併鬱症重度),嘗試過非常多次自殺未果,成為了名符其實的「身」「心」障礙者,加上本身為性少數族群的三重身分。但千萬別找我打架...因為我只有義肢能當武器(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