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言稿】2020年台灣同志遊行-主舞台發言

大家好,我是台灣酷兒權益推動聯盟的副秘書長小八。

今天很榮幸能夠和大家一起站在這邊參與這場成人之美,就在此時此地,成就各種不同的人、與他們各自不同的美。每種身分都有他自己的美,但有時候這些美背後,其實累積許多無論從家庭、從社會、從這個世界上受到的傷害。

大家都有聽過性少數LGBTQIA,應該也聽過精神疾病人。

而對於精神疾病人,相信大家生活中或多或少都曾戲謔地說:「有病要看醫生!有並病怎麼不去吃藥?」、「那麼愛打掃,強迫症餒!」等等言論。 但其實真正的精神病人因疾病產生的痛苦、和因為這些痛苦而被破壞﹑破碎的關係已經苦不堪言,還得每天小心翼翼地面對社會汙名,將自己喬裝成一個正常人,避免哪天被獵巫,做為解決問題的犧牲品。

其實在過去,性少數也被當成精神病人看待,即使到到今日已經除病化,性傾向不再是一個疾病,仍然有人在聽到性少數時會覺得”怪怪的”。

那如果同性戀加再上精神疾病身份的話呢?這會是怎麼樣的一個存在?

相當遺憾,過去同志運動在去疾病化的過程中,忽略本身就存在精神疾病的性少數們,而精神疾病領域的專業助人者,也未注意到身分的交幟性。

對一個擁有精神病人身分的性少數來說,時常要在性少數與精神病人兩大族群的夾縫中求生存,兩種身分交織下帶來更為複雜、不得見光的生命經驗。因為很多時候同志族群排擠、代言我們,精神病人亦是排斥、畏懼我們。

但即使如此,酷兒盟仍希望能夠找到屬於我們的生活方式,成就我們自己的美,因此自2014年起便不斷地推動性少數精神病人同儕支持,希望藉由病人之間的經驗共鳴與理解,讓彼此有一個支持、有一個陪伴,而不再是只有被排斥、被訕笑、吃藥、住院,也不再是只能等著被別人拯救。

最後,這裡想要說,我們都在這裡。

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