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專欄】瘋狂之鏡 – 與你在骯髒世界相遇

【珍珠與寶石】   

抬頭凝視房內模擬投影出夏日夜晚星空的布幕,狼想起很兒時母親說過的神話故事。   

「星光是宇宙中破碎的夢。」   

很久很久以前,世界由白晝神與黑夜神掌管,喜愛潔淨的神明們會定期清理世界中骯髒的污穢,並替換上一切美好的事物,如同是星空是綴飾夜之神衣襬的珍珠,而太陽則是晝之神額上后冠的寶石,閃閃發亮。   

多麼綺麗的東西啊!   

怎麼會有如此潔淨華美之物呢?   

和醜陋的自己不同。   

狼心想。   

低首望著自己與他人完全不同樣貌的掌心與手臂,上頭浮現未知名的斑紋。   

這個花紋並非從出生就存在,而是某天就這樣出現了,狼本欲回想起因,卻怎麼思索都沒有印象,腦中徒留空白,僅知道這個掌心的花紋結束了原本應該無邪的年少時期、使平順的人生變調。   

所有人都覺得狼掌心的紋路相當噁心,是魔鬼的烙印、低等的象徵。同學們甚至群起嘲笑、嬉鬧,讓狼活在他們的有趣之間,逐步被拉入地獄,最後忍不住逃離學校,躲在家中。

來自他人針刺般的言語使人無法呼吸,狼逐漸看不清那些人的表情,他們的面孔在瞳孔中模糊成一片。   

除了狼的母親。   

「這紋路是朵完整的玫瑰花喔。」   

母親總是如此,輕柔捧著狼的雙手、溫和地稱讚自己的寶貝孩子,然後講述那些美麗的神話,彷彿所有人都身在無暇的故事當中,就是珍珠、成為寶石。   

光是存在已足夠閃閃發亮。   

不過,狼並未理解母親的話語,仍然覺得只有閃亮之物才能配得讚賞,何等劣質的寶石、珍珠都能因人們的仰望、羨慕、憧憬而閃亮,這是他即使再努力也不可能得到的目光。   

這也讓狼從小就幻想自己能夠碰到夜晚之神的裙擺。   

因為人生來必需成為寶石,才有價值。   

『要成為美麗的事物,一定要承接眾人的仰望和讚賞,否則毫無意義』是狼尚與母親共同生活時心中會冒出的想法。   

然而,其實美麗一詞早已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美好的事物都僅存在於過去的時空中,無論是夜之神還是日之神的珍寶如今都不復存在。

因為世界已經沒有天空。


【疾病與毀滅】   

投影出星空的機器發出燒壞的聲響,燈泡熄滅,室內陷入一片陰暗。

狼獨自坐在幽黑的空房中,摸著熟悉的傢俱輪廓,點亮蠟燭,於微弱的火光裡想起了十年前的那天。

十年前的某天,世界突然迎來瓦解,地球被那沒有名字的貪婪病毒侵襲,從此藍天綠地都消失殆盡。

霎時人間暴露出最其真實的樣貌。

沒得及躲藏的人們被病毒侵蝕身亡,死屍滿地,而遮起眼耳莫願面對真相的人們則彼此互爭廝殺、強取資源,最後在惡夢裡逐步死去。不知是福是禍,狼卻因為躲在家中逃過一劫,成為親眼見證世界衰敗的少數人。

若從封死的窗戶縫隙向外偷窺,仍可瞧到殘留至今混濁骯髒的天幕,烏雲翻攪、劇毒的雷雨滂沱,彷彿要將整個大地吞噬。舊世界早已滅亡,新世界卻尚未到來,殘留的骯髒污穢之物全數混雜於此,伴隨剩餘的人們在狹縫中苟延殘喘。

說也奇怪,這明明是個讓人無法生存的世界,狼卻感到幾絲喘息的機會。

沒有人的毆打、沒有人的嘲笑。

沒有他人的世界很安靜,不用再去辨別別人的面孔,不用再遭受痛苦,不用擔憂自己手臂的烙印,這正是狼所渴望的生活。

至少,狼曾經如此以為。

只是,究竟為什麼?自己仍然厭惡掌心蔓延出來的花紋?這既是詛咒,又似乎是祝福的東西,為何沒有跟著毀滅的世界離去呢?

躺在床上,狼被屋裏無止盡的冰涼所包圍,本想呼喚母親,卻最終發現,原來現在連母親溫柔的聲音都再也未能聽聞。

閉起眸子,掩住雙耳,抱緊身軀,狼的心中浮出異於被欺負時的痛苦,其並不知曉這些情感從何而來,僅能於心底不斷複誦、疑惑。

日之神啊,夜之神啊。

如果星光是宇宙中破碎的夢,那自己呢?自己究竟是破碎的什麼?

您毀滅掉醜惡,又為何要一併奪去美麗的東西?   

世界上唯一會說著「孩子你很美麗」的人已經不在了。


【狼與龍】

房中永恆的寧靜、即使不停做著過去美好的夢也難以忍受的寂寥,讓狼終於決定關掉投影著夏日夜晚星空的布幕,穿起厚重的衣物,背上裝滿行囊的背包,鼓起勇氣踏出家門,即使尚未知曉目的和方向也要前進。

離開溫暖卻寒冷的屋子讓其看見現在世界的樣貌。

左手掌心的花紋刺痛,彷彿時時刻刻提醒著狼,自己正與此刻毀壞的世界站在一起。

外面的世界遍地灰白、暗沉。

目光所及的土地雜草蔓生、建築荒涼廢棄、河水乾涸枯竭,毫無生氣。

狼獨行在破碎的路上邊仰望天穹,嘗試想將其與過去所知的湛藍天空做出連結,仍終究徒勞無功,甚至讓他產生自己得這樣不停地孤獨走下去、直至時光盡頭的錯覺。

儘管過去無比害怕人類,此刻狼卻想尋找尚存的人們。

狼渴望又恐懼人類。

不停地走著。

只剩下自己。

狼想觸碰到別人的體溫。

不停著走著。

只剩下自己。

狼開始看向自己掌心的花紋。

不停著走著。

只剩下自己。

狼沒有停下腳步。

直到那個身影站在狼眼前。

原本以為無人存在的黑白世界終於出現色彩。

狼在荒原中遇到了那個和自己相同,掌心擁有繁複花紋的人,說自己叫「龍」。


【玫瑰與星光】  

當走到時光的盡頭之時,狼與龍相遇在這個骯髒的世界中。

兩人決定結伴而行。

原來狼從來並不孤獨,只是過去他們彼此難以相遇,直到今日,手中握著花紋的人們才開始在破敗的世界中閃閃發亮。

此地並非樂園,沒有日之神的寶石,也無夜之神的珍珠,所的一切都灰暗漆黑,無比骯髒,卻非常真實。在這裡,人既獨自又需要彼此地生活下去,狼與龍便攜手度過許多歲月、走遍世界各個角落、遇到和他們相同或不同的倖存者,也在旅途中逐漸明白在廢墟中渺小的堅韌。

即使在如今的世界中,狼也看到與其同樣命運之人,因被傷害而渴望無瑕。

然而,生命是詛咒也是祝福,人們本就醜惡又美麗、時常破碎卻完整,存在即是最美好的寶石與珍珠。

直到今日狼與龍也還行於途中,牽手踩著沼澤般的泥壤、學著感受大地。兩人仍然會說起那些遙遠過去的神話、雙雙仰望星空,卻不再只專注於他方。

因為即使希望黯淡,甚至世間所認為的美麗都逝去。

『我還在。』

狼伸出左掌心朝天穹。

龍同樣抬起右手向上。

玫瑰花仍能在破碎的夢之下勝放光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