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夥伴投書】一個夢:我是一位精神障礙者,我拿自己的身體體驗社會的瘋狂

1463081382-2886255364文/胡勝翔(社團法人台灣酷兒權益推動聯盟、中度精神障礙者)

從17歲以來身體不斷地承受著各式的藥物劑量,意思是我從17歲以來吃遍了各種不同的精神科藥物。直到現在,我的藥物等級依然維持在管制3級與管制4級,平均一天該吞下10顆左右的藥量。因為藥物的關係造成我體力比常人低落許多,有些人會認為我精力無窮。但我需要說:『妳看到的也許是我的躁期,也或許是我面具所呈現出來的樣子。』

因為藥物,讓我不時得承受藥物副作用所帶來的全身癱瘓、大舌頭、眼睛上吊、呼吸困難等副作用!因此,我無法像常人一樣正常工作。也許有人會覺得我都能公開精神障礙者的身份,甚至可以跟常人無異,那去面試與就業肯定也沒問題。實則不然,先是因為學歷關係加上精神障礙者的身份,我面試過多少工作就面臨多少次的就業歧視。不論是清潔工、行政人員等等,都會被問:『妳會起笑砍人嗎?』、『學歷這麼低,行政你行嗎?』妳能想像嗎?幫我轉介這些工作的單位竟然是公家機關,服務單位有時候也是公家機關。我形同人球般地被公家單位與民間單位踢來踢去,也曾被告知看見主管需要迴避彷彿就像路邊的石頭。這些『待遇』對我來說,至今我仍然牢記心中,就跟我雙手滿滿的菸疤、刀疤一樣讓我永遠記得。雖然當時我曾獨自默默對抗著,但現在只要有機會,我定會加倍奉還,絕不輕饒!只要我的命還在,我會跟政府拼一輩子!

曾經我被診斷為ICD295(即是情感性思覺失調症),那時候,我開始大量服用藥物。相信醫生每一個診斷與所開的藥物都是為我好。但宜蘭的醫療著實已無法支持我,幾乎每晚副作用都侵襲著我。只能委屈家人清晨開著車載我去急診室,並且我需要忍受被醫療人員的白眼與無視!彷彿一切都是我自找的!但是,我身體的痛有谁可以理解?如同我從不相信同理心這東西,因為沒有一樣的生命經驗,要如何同理?最多只能理解!

8年前,因老爺(作者的伴侶)的關係,我來到了這個黑暗地天龍國。試圖尋找適合我的醫療資源,就這樣我的診斷代碼再度更改為296(雙極性情感疾患)。但副作用仍舊每晚來訪問我的身體,讓我再度領悟了台北醫療與宜蘭醫療根本無異,且更加變本加厲地無視我的感受!有一次,因為躁期顛覆了規律地悄悄找了上我,讓我5天處於體力無限的鐵人狀態。但因為5天沒睡著實身體吃不消,我也被迫開始吞下為數不少顆的FM2,但我仍然屹立不搖,不動如山。老爺發現後,覺得需要至急診室施打針劑緩解狀況讓我可以好好休息,結果….我卻被認定是自殺,全身被約束了起來(綁起來的意思),於是我高呼:『放開我!我只是想好好休息,我錯了嗎?』依然得到冷眼旁觀的回應。直到我真的想小便時,不斷呼喊:『放開我!讓我上廁所!』此時,醫護人員過來跟我說:『妳想上廁所?那就上在褲子裡吧!』意識清楚的我,心中只有滿滿恨意,並且暗自咒罵:『妳們這些混蛋!走著瞧!妳們絕對不會好過的!』結果,我只能忍受自尊被踐踏的恥辱尿在我的褲子裡。我永遠不會忘記醫護人員是如何無視我的尊嚴,如何汙辱我!

3年前,開始進入精神障礙運動領域。我深刻領會到這是一個如此醫療至上、專業至上、代言的封閉世界。障礙者要嘛不願意出來,要嘛就是順從著醫療體系。不然就是號稱反醫療又自我貼標籤的偽精神障礙者,當中有社工人員也有醫護人員。當然,人權也不外乎加入了這場混戰,代言、醫療、反醫療不斷地反覆惡性循環著,彼此爭鬥著。結果永遠都無法走出這個詭異的狀態。試想:反醫療會是好的嗎?妳能解決現行體制無法解決的問題嗎?醫療會是好的嗎?妳能解決醫療所帶來的問題嗎?代言會是好的嗎?妳能理解他的生命嗎?

我深深相信這當中必定有一個過渡時期,也必定也有一個折衷方式,當中會有醫療也會有非醫療。彼此會是相輔相成,但不會是彼此互相排斥!只是瘋狂的世界讓人們也陷入了彼此瘋狂的狀態,彼此反對著、排斥著。最後,贏得會是社會不會是其他人!

曾經聽過一句話:『精神障礙者吃藥,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社會,也是為了家人。』,這句話我仍然相信。因為社會需要安全感,社會需要轉移瘋狂,社會需要有一群人被犧牲。於是,精神障礙者就這樣活了下來成為了倖存者,成為社會各式需要的犧牲品!

我的醫生曾經告訴我:『妳的身體狀況活不過30歲!』,但我偏偏就是要活過30歲給妳看!

我的醫生曾告訴過我:『妳所謂的記者會都是幻想!』,但我偏偏就是要找新聞給妳看,讓妳知道我開過!

我的心理師曾經告訴我:『妳就是一個瘋子!一事無成的瘋子!』,那我就是要妳知道你口中的瘋子比妳還厲害!

一路走來我從不覺得自己可憐,我倒覺得我很幸運。因為我走上了這條路不歸路,我用我的身體體會了精神醫療的荒繆。區區人類竟然自以為地全盤了解大腦運作,這是何等荒繆與笑話!最終,我張開雙眼地醒了 ─ 原來我只是一個瘋子,妄想著這世界的荒繆與瘋狂,其實世界是非常美好且正常的。

備註: 圖由fat hao提供,非經製圖者同意,請勿隨意使用該圖。

胡 媽媽桑

一位擁有精神障礙身份與酷兒身份的多重身分者。過去因一些狀況導致至今學業無法完成,但透過生命經驗與自學累積出獨有的ㄧ套論述。本身因精神科的殘害,身體常出現副作用,持有中度身心障礙證明已達10年以上。目前在酷兒盟擔任秘書長與酷兒大酒店擔任老鴇。本身隨隨便便,喜歡搞笑。但是ㄧ認真起來非常可怕。 名言:來~我什麼都能談,有錢一切都好說!(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