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另一個世界的眼光:自殺經歷者的角度看世界  

文/酒店粗壯圍事的瑋瑋

14051724_1192130114172601_5749278622752874908_n當憂鬱來臨時,對一位患有精神疾病的人來說是很難承受的痛苦。那是末日、是絕望、也是對人生感覺不到任何希望的絕望感。我相信在這個時候一定很多人告訴病人一套「官方」說法:「你要開心一點啊,你想太多了」、「人生沒有什麼過不去的…」等等話語。但你們知道當你們說這些幾乎能夠集結成冊,一成不變的「話術」時,你們可有好好的去「品嚐、感受過」我們的難過嗎?為什麼我說是「難過」?因為很「難」「過」去啊!如果每個想法都那麼「好過」,怎麼還會有精神疾病?有時我們連自己是不是發病我們都很難斷定,因為當下你可能不在是自己熟悉的意識。但我們知道這種痛苦,絕對不是旁人使用「安慰話術手冊」就能解決的。

我們常常被拿來當作比較的對象!怎麼說是比較呢?很多人喜歡說:「你看那個某某某,沒有手腳不是活得好好的嗎?」 我說這位鄉親啊!有身障不代表有心障(心智障礙),不能混為一談的!如果我能選擇,我寧願身體失能,我也不要心理失能。我認為我們需要的都是陪伴,讓我們自己不要處在「一個人的世界」裡,就算我把你們推得遠遠的,我也希望你們能「強行介入」哪怕是嚴刑拷打,也要逼我說出我的心情跟想法。

我時常在想,為什麼人生這麼不公平,怎麼能夠只有我得到這樣的疾病,如果大家都能夠體會、感受過這種痛,是不是就會多了解一點?多了一點的同理心?

人生不能選擇自己出生,總該有自主選擇離開人世的權利吧?為什麼我會選擇自殺這條路?不單單只是躁鬱症困擾著我,往往在鬱症期發作的我,每一天都沈浸在憂鬱的氛圍裡,無時無刻滿腦子厭世的想法,這是旁人沒辦法體會的。有人問:「你為什麼要想不開?」我答案一致:因為我沒有活著撐下去的能力…當然再來的對話大家可想而知一定是:「你太軟弱了..想開點….」,我覺得,只有體會過痛,才知道有多痛!身旁的人,把精神障礙的病友排除以外的朋友大多數都是這麼說。

醫生問過我:「你還會做什麼傷害自己的事?」 我說:「我不做殺不死自己的事,凡是死亡機率不高的事情我不做」因為我明白我要的不是取暖,我是真的覺得好累,這生活不是我要的!但是總有人「強行介入」我的生活,讓我有一個活下去的藉口。在最近一次我自殘,是我一個人在家時,我知道我鬱症發作了,當下我非常憂鬱,我已經受夠了這種折磨!我選擇拿了一把美工刀,先在我喪失知覺的右腳劃下輕輕一刀,我發現他真的沒知覺,便大力劃下第二刀,當時血是用噴的,待到已經血流滿地我才覺得是時候告別了,我選擇了我的幾個朋友跟他們說了再見,但卻有一個夥伴直奔我家,把虛弱的我送醫。其他夥伴趕來時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讓我感受到溫暖,沒有責罵、只有關愛。我知道他們也許是我短期能夠撐下去的理由,每天都來陪伴著我,讓一直把自己關起來的我漸漸「出獄」了!

上帝關了一扇門,必定會再為你打開另一扇窗。也許每個人狀況不同,但總該給自己撐著的理由,不過,竟然選擇離開,也離開了,你們要尊重,也要祝福他!雖然這不是大家認為最好的一條路,但對每個選擇離開的人都是他認為最好的一條路!

好吃小火雞

生長在一個高度壓力環境下的家庭,因為罹患雙極性情感疾患(合併鬱症重度),嘗試過非常多次自殺未果,成為了名符其實的「身」「心」障礙者,加上本身為性少數族群的三重身分。但千萬別找我打架...因為我只有義肢能當武器(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