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來稿】 沒有社區支持資源,人就是待沉孤島

以下是匿名網友S的來稿,表達社群支持資源稀薄的困境。

——

作者提供之圖片

我已經受夠身邊的人生氣、困擾、擔心我拖累他們的生活的感覺。即使我沒搞砸太多事,我也能看到他們話語中的懷疑。所以我只能自我封閉,不敢講自己的狀態。當你半夜想去上吊或跳樓時,那些緊急自殺防治專線的志工,良莠不齊,你根本不知道會不會忽然遇到一個講屁話刺傷你的人。一堆裝逼的專業助人人員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病,他們也不可能給你24小時的服務,除非收你一大筆錢。他們只會在特定時間,讓你去聽他們裝逼,對你沒辦法,就拿出話術遮掩他們自己的無能。

我需要日常生活中,可以給予我支持的資源,而且我希望這些資源,我可以拿得沒罪惡感。朋友給的支持有限,長期精神困擾也是會久病無孝子的,大家看你表面沒病沒痛的,恨不得賞你一巴掌叫你不要亂發瘋。你說找個伴侶交往?好笑,伴侶不是這樣用的。而且我又醜又胖又老,也搞不清楚自己的性別與性傾向,根本沒人要。

最近好像發病,我不知道什麼叫做「發病」。這整個星期,我一點也不好,壞事一件接一件,不過,我一滴眼淚也沒流!也一點難過的感覺都沒有。我還是很能說社會化的語言,但我一點感覺也沒有。一反以往激烈的情緒,我平靜無波!所有的情緒像停火燉鍋,一層油膩封住臭酸腐肉,黑褐地爛。這是不是發病無所謂;一切怎麼崩塌都無所謂──我只需要完成基本義務、該出門時出門、避免身邊人的敵意,就可以了。繞開路人、繞開路邊不識好歹的討厭街貓。即使沒有人能幫助我,我也要靠自己站起來。大家都說不要靠自己、你不是一個人,但在這個世界,不好意思,你就是一個人、我就是一個人。這我有什麼辦法?

我大概知道,我正在非常危險的境地,只差一點就會放棄,對。但事實上我沒有放棄,我仍在吃藥、工作之類的。該做的事情我仍然會做。雖討厭正面樂觀的勵志小語,然打從心底我就是個不屈不撓的人。事實上,就是不甘心被認為是一個造成它人麻煩的人。當一個麻木的機器,我還可以。

有些做社會運動的人很愛說「連結」,比較溫情路線一點的,都愛說「你不孤單」。我覺得這都是屁。沒有資源,孤單的人就是孤單。沒有社區支持資源,人就是待沉孤島。Period.

我需要的資源,就是三更半夜當我想衝出去抓狂時,有人能幫我,但不是只會把我抓去醫院的警消人員。我只需要有人能夠了解我、給我力量撐下去,不分日夜與時間,可以應付我緊急突然的情緒危機。朋友不能長期擔當這種角色,他們偶爾為之可以,但我知道他們總有一天會不耐煩,最近我就感受非常明顯。

聽說國外有24小時的社區機構,就好像暫時的情緒庇護中心,你覺得有情緒危機就可以進去待待,會有人陪伴你,想出來就出來,那不是住院也不是正式機構安置,就是個休憩站概念,怎麼執行我不知道,但如果我半夜想抓狂,能有這樣一個地方去,也不必打擾朋友,或被認為「你又在添亂」,我覺得可能我會更有辦法繼續支撐。目前,接下來的人生要怎麼走,我一點也不知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