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餘款只剩一塊錢,讓我們努力向未來前進!請贊助並支持我們!

捐款草圖

我們的餘款只剩下一塊錢,讓我們努力向前未來前進

2006年起,我們即不間斷地推動廢除兒少條例第29條,並持續提供救援服務與設置24小時專線至今。我們共救援過超過千名受害者,並於2008年成功要求警政署承諾兒少條例排除適用業績獎勵辦法。

2014年起,我們開始關注街友權益並針對龍山寺、西門町與南機場等周邊進行訪視至今,並堅持不代言、反歧視等原則,亦多次發動抗議行動捍衛街友權益。

2014年起,我們多次參與千障權益行動聯盟的障礙者大遊行籌備,亦多次赴中選會、總統府、立法院陳情抗議。堅持障礙者的事務由自己決定,並捍衛障礙者權益,拒絕代言與歧視。

2015年起,我們開始提供跟我們一樣擁有精障性少數的多重身分者一個同儕支持計畫,即是精Q同儕支持聚會與性少數精神陪伴專線兩項服務至今。

2016年起,我們展開兩項大計畫,即是草根運動與兒少惡法洗冤錄。前者為訴求障礙者的事務應由自己決定並開放障 礙者參與政治,後者為出版台灣第一本紀錄反惡法歷史的書籍。

13224994_10154209698624669_602762090_o

圖為酷兒盟預計出版的兒少惡法洗冤錄書籍模擬圖

今年05月17日為酷兒盟立案2週年,亦為我們已運作第十個年頭。然而,對於一個議題與主體相對邊緣的單位來說,除了無法得到足以支撐運作的贊助款項外,也不會被社會大眾輕易關注。但我們仍默默自掏腰包補足資金缺口,並在沒有專職工作人員情況下,持續運作至今。而今年02月,經秘書處討論後。我們認為現行各種倡議與服務已讓資金缺口越來越大情況下,為了提供與服務更多多重身分者,而決定撰寫計畫書向台北市政府申請方案經費補助。

然,台北市政府社會局代表原已在座談會上承諾將補助我們所執行之服務。而伙伴們花費了1個月時間撰寫了接近50頁的計畫書用以申請經費補助,一個月後我們收到公文卻是總預算為77萬的經費,北市府只願意補助4萬7。項目僅有講師費、外聘督導費與少量的資料印製費。經溝通後,北市府社會局某科長表示這是審查委員會的結果,他們予於尊重。但我們對於這樣的結果與回覆相當不滿,一個計畫案砍掉了場租費、人事費等補助項目,卻補助了講師費與督導費,而沒有專職人員的情況下,試問:這樣的督導費意義在哪裡?

北市府社會局的作法形同以最小補助換取最大利益,並且在最壞結果下為我們無法完成計畫進度的百分之八十,追回所有補助款項。這樣的作法只會讓小型與邊緣的團體進入一個惡性循環之間,最終只有被迫走上解散一途。

我們在這件事情後,開始向衛福部提出經費補助,仍因酷兒盟存款與自籌款項的加總不足計畫案總預算的百分之四十,而只能無奈接受無法補助之事實。至今我們仍在咬緊牙關著提供服務與倡議。但這樣的日子我們能撐多少不知道,僅知道這樣的補助金額,讓我們的服務隨時面臨中斷的危機。

幾天前,經會計計算過後,扣除方案補助代墊款(單位自行代墊)與伙伴代墊款項。我們餘款只剩下一塊錢!這是非常糟糕的消息,因此,我們懇求認同我們服務與倡議的朋友們,請用贊助支持我們,讓我們可以努力向未來前進。

贊助資訊:請點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